“没事的,妈妈,您就不要操心了。

”我忍着不适回答。

妈妈严肃地说:“这可不行,要到医院去。

”妈妈抱着我,冒着凛冽的寒风把我送到了医院。

妈妈又问我:“你还冷吗?

”我哆哆嗦嗦地说:“冷。

”妈妈连忙把大衣脱下给我,还紧紧地抱着我,这时我感到无比的温暖。

妈妈请医生给我量了体温,医生说:“高烧39。

5度,很高哦,要挂盐水。

”于是妈妈又跑前跑后,忙了一晚上,终于我退烧了。

我问妈妈:“为什么您要这么疼我?



妈妈微笑着说:“傻孩子,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呀!

天下哪个妈妈会不疼自已的孩子?

你说是吧!

”妈妈,我爱您,虽然您一天一天老去,但在儿子心里您永远是最美的,就像孟郊所说: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